极速飞艇|极速飞艇app下载_Welcome:虞美人 - 哔哩哔哩

极速飞艇|极速飞艇app下载_Welcome

  “明天是小姐的好日子,你们手脚都麻利些,敢偷懒的就统统发卖出去,都听清楚了吗?”院子里管事嬷嬷尖细的声音让吕虞微微皱了眉。

  众人听下吩咐纷纷散去,却不想吕虞被管事嬷嬷再次拦下,“吕虞,你就不必去前厅了,你是夫人选定的陪嫁婢子,收拾好东西准备跟着小姐去新姑爷府上!”

  “这可是夫人刚下的命令!怎的,你这是在质疑我,还是在质疑夫人?”管事嬷嬷怒吼一声,让所有人为吕虞捏了把汗。

  管事嬷嬷低头瞥见吕虞眼中的神色,嗤笑一声,“你还以为自己是这府中的小姐不成?你和你那个活不久的娘一样,都只不过是没人要的罢了!”说完不屑地瞥了吕虞一眼,气势汹汹地离开了。

  “虞儿,可是管事的又为难你了?”躺在塌上的妇人形容枯槁,面容憔悴,只是从眉宇间隐隐能看出来以前的美貌。

  吕虞摇了摇头,“我没事。”倒了一杯茶递到妇人唇边,“娘,我被选作小姐的陪嫁婢子了。”

  “怎的这般突然?不如我去求求老爷?”妇人说着就挣扎着要起身,却被吕虞阻止了。

  “娘,我们在府中是什么地位您还不清楚么?”吕虞摇摇头,总归也是被人白白欺负,“我没事的,只是您今后一个人,我放心不下。”吕虞安抚着妇人,眉宇间却始终化不开愁思。

  “娘,您别这么说,只要您能平平安安的,虞儿怎样都行。”吕虞轻声安抚着,心里却明白,这今后的日子只怕更难了。

  第二日,吕府上下一派和乐,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吕虞冷眼看着这一切,把他们的父慈子孝,母女之情都记在眼里,心里却微微泛冷。

  只是这世间何曾少过凉薄之人,而男子的凉薄却让女子去承担,吕虞眼见着娘过着如此困苦的日子,却也是看清了这世间短暂的情爱。

  虽说是陪嫁的婢女,可从前在吕府,她便是最不受待见的粗使奴婢,如今她跟着小姐进了刘府,也毫不意外地被安排到院子里,区做那最低贱的活计,只是在他们新婚第二日,吕虞却被夫人叫进了屋内。

  吕虞低着头,也只隐约看见端坐在案几旁的女子,她身上的那种优雅的气质仿若是与生俱来的。

  从前在吕府众人见小姐只觉得犹如仙子般高贵无双,可只有吕虞知道,她私下里对她是如何地百般凌辱,如今在这,她更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吕虞,抬起头来。”女子的声音并不是那么温婉动人,却隐隐有些不怒自威的气势。

  “你这张狐媚惑人的脸,可真是一点没变,一样让我倒尽了胃口!”女子的声音透出来些许愤怒,“你以为不言不语本夫人就拿你没办法么?你可别忘了,你娘还在吕府!”

  “你……”吕虞原本有些怒火,却突然止住了声音,“我如今是夫人的陪嫁婢子,自然是事事听从夫人的安排,不敢有半分逾越。”想到娘亲,吕虞什么都能忍。

  “很好,听说你歌舞琴技无一不精,本夫人便安排你去训练府中的歌姬们,你可有意见?”吕雉轻呷一口清茶,淡淡开口。

  训练歌姬不过是说给外人听的,实际上她不过是想更进一步折辱吕虞,这样的世道她一介婢女出身的舞姬,将来也不过是沦为那些公子哥的玩物罢了。

  只是吕虞没有反抗的能力,她唯一能做的便是顺从,否则娘亲便是没有一丝活路了。

  “既是如此,便改一名字才更符合你的身份,别顶着吕家的姓氏做那些事,说出去怕是有失颜面!”吕雉看着吕虞低眉顺眼的模样,心里才舒坦些。

  若不是娘交待将吕虞带来好牵制她的娘亲,她是怎样也不可能愿意天天对着这张脸!

  这么一看,吕虞愈发像她的娘亲,一脸的狐媚像,当年她娘勾引了父亲生下她这个祸患,如今她可是要防患于未然!

  一连几月,虞姬都在后院教导舞姬们,吕雉倒是再没有过多找她的麻烦,只是这几日府里明显地热闹了起来,连她们这些在后院的女眷们都明显能感觉到。

  “虞姐姐,今日是否能多休息些许时候?”俏皮的声音响起,姑娘们一时间都围了过来,询问着虞姬。

  这些日子的相处,虞姬和她们的关系很是融洽,又因为她年长于她们,便被姐姐长姐姐短地唤着。

  一位挽着双环髻的女子跳出来,面带羞赫,“才不是,只是听闻今日老爷将要回府,而且那位赫赫有名的项将军也会来,我们只是……”

  “才不是呢!只是项将军威风凛凛,在战场上更是雄姿英发,姐妹们只是想一睹将军的过人风采罢了!”刚才挽着双环髻的女子撇着嘴有些不好意思。

  其他人也都随声附和起来,“是啊是啊,听说项将军和老爷是至交好友,只是我们身在后院却很难见到一面,如今征战连连,怕是以后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抬眸望去,门口站着一位嬷嬷,看见虞姬众人便走了过去,趾高气扬地喊着,“夫人有令,晚宴之时虞姬须携众人至前厅,为客人们献舞弹唱!”

  众人听见后都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各自回到房中梳洗打扮,等待着在晚宴上一睹项将军过人的风彩。

  只是虞姬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却又说不上为何,不知不觉已经走到荷花池边,却听到不知从哪传来的笛声。

  虞姬闭着眼睛听着乐曲,不自觉地脚步随之而动,微风拂起,吹起了她的裙摆,更显得她的身影窈窕动人,纤腰细细,不盈一握。

  笛声毕,随之而来的是响亮的掌声,虞姬一惊连忙回头望去,只间柳树下站着一名男子,长发束起却有一股说不上来的随性与洒脱。

  “姑娘的舞姿堪称倾国。”男子慢慢走近虞姬,言语间也丝毫不掩饰他对虞姬的欣赏之情。

  虽是面容俊秀,但是眉宇间可见隐隐地威严霸气,不同于吕雉那让人心生惧意的感觉,而是一种浩然正气存于心中,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听及此,虞姬心下喟叹,没曾想竟会在这里遇见项羽,她心里有着不安,生怕惹了事端。

  虞姬后退一步,行了个大礼,“不知将军在此,虞姬唐突了,还请将军见谅。时间也不早了,虞姬便不打扰将军雅兴了。”说罢,便转身离去。

  几个人兴致冲冲地往前厅奔去,心里只想着快些见到那个传闻中英姿飒爽的大将军。

  而经过刚才的事情,虞姬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平日里这样重要的宴会,夫人是不会给她露面的机会,这次却专程让她们准备歌舞,意欲何为?

  虞姬携众人已然等候多时,只是主位上的二人相谈甚欢,似乎是忘却了其他人的存在,更遑论她们这般出身卑微之人。

  “此次城阳一役,你我兄弟二人患难与共,共同进退,为兄在这里先干为敬了!”主位上的项羽饮尽杯中酒,爽朗的笑声随之响起,声音醇厚有力。

  只见他身旁的人也是笑意不减,举起杯盏,“将军如此这般可是让沛公不安,能够攻下城阳还是仰仗将军的勇猛及谋略,沛公可是愧不敢当!”

  “你我二人相识甚久,且一直以兄弟相称,如今更是同时为帅,便也不必诸多讲究这些虚礼了。”项羽拧着眉,似是对刘邦一番客套之话有些不满。

  刘邦还想说什么时,一旁安坐的吕雉却是突然开了口,“将军与夫君一同立下这汗马功劳,且兄友弟恭让人好生感叹。妾身不才,平日里也无法为夫君分忧,也只好在这喜庆之日锦上添花罢了……”说着,便转身吩咐了两句,“妾身让府上歌姬们编排了舞蹈,供将军与夫君欣赏。”

  坐于上位的项羽在看见位于前排的虞姬时,眸中明显一亮,也认真欣赏起歌舞,只是他的目光始终随着虞姬而变换。

  坐在下方的吕雉很快便察觉到,她也是在后宅中待了许久的女人,怎会不明白项羽眼中那被称作“痴迷”的神色。

  一舞毕,坐下掌声响起,虞姬等人向主位之人行礼,“虞姬携众姐妹为将军、老爷得胜归来而庆贺,祝愿将军、老爷今后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说的好!”项羽眯起眼睛似是在审视着虞姬,“不曾想你这小小舞姬能说出这样的话,想来是认得几个字的。”

  吕雉见状,眼光流转,心生一计,笑盈盈地起身对项羽道,“将军有所不知,虞姬是我的陪嫁婢子,以前在府上也跟我习过几年诗书琴画,除却舞技,虞姬的琵琶也是一绝,不知将军可有兴致一赏?”

  虞姬低着头,不明白吕雉的话为何意,但心里却不想如此,只希望这位将军对此不感兴趣,便能拒绝了她。

  只可惜,虞姬算错了,项羽似是兴致正浓,爽声一应,“既如此,不听上一曲岂非可惜?”

  刘邦在一旁,许久没见项羽如此雅兴,便朗声道,“将军既然感兴趣的,便劳烦夫人稍作安排罢。”

  不一会,虞姬便正坐在厅中,手持琵琶,素手拨弦,转轴起调,一曲流殇慢慢从指尖呈现。

  一曲毕,余音绕梁,让人回味无穷,项羽眼中流光更甚,看向虞姬的眼神里也带了些欣赏。

  “将军若是喜欢,不若收了虞姬至府上,闲来也可听曲赏乐,总不算辜负了美人恩。”吕雉试探着问道。

  “夫人说的是,将军不若收下虞姬,也算做沛公的一份心意。”刘邦虽可惜了美人,但若能让项羽满意,想来也是值得的。

  项羽原本只不过单纯欣赏美人,只是二人此话一说,但是让他生出一些其他的想法。

  虞姬犹豫不决,却在忌惮吕雉的同时不敢有异议,便跪下行礼,“虞姬但凭将军做主。”

  跟随项羽回到将军府已经有十余日,这期间见到项羽的次数一只手便可数尽,回想起她临走前那群姐妹们对她投来欣羡的目光,还有吕雉的话……

  “虞姐姐,午膳已经备好了,可要摆上?”丫鬟询问着她的意见,她也不过点点头。

  但总归也不会比在吕府更加艰难,想到还在吕府受苦的娘亲,虞姬心中黯然,更加没有了胃口。

  “怎的,饭菜不合口味么?”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虞姬一惊,转身一看男子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竟是多日未见的项羽。

  见状项羽只是点点头,“前不久去了军营忙军务,今日才得空回来。”话锋一转,递上一物,“打开看看,可还喜欢?”

  “刚才在街上看到的,觉得很配你便买下了,我给你戴上。”项羽拿出簪子,轻轻地插在虞姬梳好的发髻上。

  一直到夜幕降临,项羽也没有让虞姬离开的意思,“马上到了晚膳时间,你便不必走了。”

  虞姬能够明显感觉到项羽呼出的热气,让她忍不住面色一红,更显得娇艳欲滴惹人怜爱。

  项羽眼神迷离地看着身下的娇人,覆上虞姬的红唇,手也不自觉地将二人的衣物尽数剥落。

  自那一日之后,虞姬正式成为了将军府唯一的夫人,众人见了她也是毕恭毕敬,只是她对项羽仍旧是不冷不热,可大家都心知肚明,项羽对她是真的上了心。

  “夫人,将军心里那般在意你,或许你也可以回应一二,好让将军能够开怀。”丫鬟苦口婆心,虞姬却不以为然。

  “应当回来的,听说明日将军会带领军队向咸阳城进攻,所以又会有许久见不到将军了。”

  可惜一直到夜半时分,虞姬也没能等到项羽,正准备离开时,听到不远处的脚步声。

  “这么晚了怎的还未就寝?”项羽拉起虞姬的手,皱着眉问道,“手这样凉?”脱下了自己的大氅披在虞姬的身上。

  虞姬摇摇头,“想与将军一同用晚膳,不曾想将军军务繁忙,所以便等到了此时。”

  “听闻将军明日即将拔营进攻咸阳,想是许久都不能再见了……”虞姬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项羽却明白了意思。

  “可是有些舍不得我?”这样的答案无疑是让他感到高兴的,等看到虞姬羞涩地点头时,更是让他有些兴奋地不能自己,仿佛打了胜仗都没有过的喜悦。

  “你若不怕辛苦,我也可带了你一同去,只要攻进咸阳,这天下就尽在我手。”项羽看着虞姬,等着她的回答。

  军医说很严重的伤寒,正值冬季,虞姬身子又弱,行军之中条件有限,一时半刻也很难痊愈。

  所有人都劝项羽不可因此而错失良机,可是项羽不听任何人的劝谏,一意孤行地守在虞姬的病床前,寸步不离地照顾着,但这期间虞姬一直昏迷着,让项羽颇为担忧。

  “我们还在咸阳城外,你已经病了好些日子了,现在可有感觉好些?”项羽伸手探向她的额头,没有之前那般滚烫,随即放下心来。

  项羽没有应声,只是拿起汤碗,“你的病来势汹汹,我放心不下。”舀起一勺汤碗喂进虞姬嘴里,“待你好全了再进咸阳城也无碍。”

  入口的药是那样苦涩,可是虞姬的心里更是说不出的难受,怔怔地看着喂着自己汤药的男子,百种滋味涌上心头。

  等项羽一行人进入咸阳城,已经是十日之后的事情了,虞姬被安排在宫殿内,却丝毫不知前朝事,直到那日,见到了吕雉。

  “啧啧啧,没想到有朝一日你也能住进这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你是否还要感谢我?”吕雉依旧是那样张狂傲慢的模样。

  虞姬没有应答,只是摒退了旁人,“夫人大驾光临,竟是为了跟虞姬说这个的吗?”

  吕雉嗤笑一声,“沛公能先一步入主咸阳宫,这里面的功劳有你一份。”可是她面上没有丝毫谢意,“只不过,项羽似乎对沛公起了杀心,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又是夜幕时分,同样的两人坐在厅中,一如昔年景象,只是这觥筹交错下的暗藏杀心却是无人知晓。

  酒过三巡,项羽却仍旧没有动静,刘邦却是有些战战兢兢,一众人等都在等待着座上的人发话,却不想突然有一人进入,打破了和谐。

  只见那人低声在刘邦而让说了些什么,刘邦点头示意,面色坦然,继而起身向项羽抱拳行礼,“将军容禀,内子许久未见虞美人甚为想念,在此有一物件还请将军代为转交,以成全内子的一片心意。”

  项羽眼神示意身旁的人,待那人将盒子拿出来打开时,众人都见项羽脸色一变,瞠圆了双目瞪向刘邦,“这支碧玉荷花簪是从何而来?”

  刘邦毫不在意笑笑,“这不过是……内子的一片心意罢了,还请将军向虞美人转告。”

  见此状况众人俱是疑惑不已,还没等他人开口,就见项羽手中紧攥花簪,突然起身愤愤离去,留下剩下的人皆为之叹息!

  “你可有事?”项羽急忙检查着她身上是否有异样,“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项羽抱着虞姬许久,只重复着这一句话,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原来他竟是如此在意,生怕她有一丝一毫的不妥。

  一连几日,项羽皆是寸步不离地陪在虞姬身边,只是那晚项羽撇下众人后,却让许多人为他离了心。

  刘邦的党羽愈发浩大,眼看着风头就要盖过项羽,可他却还一心只为虞姬,让众人唏嘘不已。

  又过几月,刘邦的野心已然毫不掩饰,使项羽处处落于下风,最终被逼无奈,被困于垓下。

  “这天下很快就容不下我了,那自然也容不下你,与其成为我的拖累,你倒不如赶紧离去,倒也省下许多麻烦!”项羽的话中带着决绝,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说出这样一番话有多痛心。

  若是可以,我愿护你一生平安,可如今你在我身边待下去,最终也不过是不得善终。

  “不必再说,我意已决,你若不愿离去,我明日自会遣人送你离开!”说罢,项羽背过身去,不敢看虞姬那被泪水湿润了的脸庞,生怕自己会有所依恋。

  虞姬看着他冷硬的背影,想起希望这些年他的温情软语,还有他在病榻前的悉心照料,原来那一幕幕都已经深深印在她的脑中,挥之不去。

  闭上眼,泪水流过,虞姬定下心来看着一旁挂着的佩剑,毫不犹豫地抽出放在脖颈处,冰冷的剑锋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狠了狠心,转动手中的脸,鲜血顿时汩汩流出,佩剑也随之落下。

  “虞姬!”听到声响的项羽转过身,连忙扶起倒在血泊中的虞姬,声音惊恐,“你这是做甚?”

  “不……我没有不要你,你怎么这么傻,我是为了让你好好活下去,跟着我他们不会放过你的……”项羽的声音充满了恐慌与无措。

  虞姬粲然一笑,“那……虞姬也要跟着将军。原本虞姬便是不被疼爱的庶女,从小就过着奴婢的生活,我……原本以为不会再有人爱我,但是……”虞姬的声音越来越虚无。

  “其实,虞姬只不过是吕雉安插在将军身边的棋……棋子罢了,入主咸阳之前的病……是、是我故意为之,那根碧玉荷花簪也是……”

  “别说了,我带你去找大夫……”项羽的声音在颤抖,向外大喊,“军医呢?军医!”

  “将军,那么久以来都是虞姬对不起你,现如今……虞姬终于解脱了。”虞姬伸手抚摸着项羽的脸庞,“遇见将军……虞姬此生不悔。只可惜,我没机会再陪伴将军了,将军以后一定要……一定要……”

  虞姬的话还未说完,手便垂了下去,闭上了眼睛,脸色苍白不已,像是睡着了一般。

  “将军,如今我们已无退路,该如何是好?”项羽与仅剩的士兵们杀出重围,面对江东却是没了退路。

  “兄弟们,我们生死与共,绝不向刘邦低头!”项羽大声一吼,众将士们激起了壮志。

  自从虞姬去了之后,项羽便不再那般颓败模样,可是败局已定,如今能够杀出重围,实属不易。

  一番厮杀之后,奈何人少敌多且连日奔波已然没了体力,敌军逐渐增多,眼看着将士们一个个倒下,项羽心中黯然,矗立在江边,朗声大笑。

  项羽不屑地看向来人,“我西楚霸王怎能有投降的一日?即便是死,也不任人鱼肉!”说着便举起手中的剑,狠狠刺入胸膛。

  项羽躺在那里,仿佛能感受到鲜血在慢慢流淌,耳畔是他为虞姬起舞而作的歌,脑海中回响起第一次遇见虞姬时的场景。

极速飞艇|极速飞艇app下载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