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极速飞艇app下载_Welcome:《虞美人》迭野君^第11章^ 最新更新:2018-10-08

极速飞艇|极速飞艇app下载_Welcome

  那么造成这一切的赵光义究竟为何迟迟不召李煜入宫面圣?其实也很简单,阻力太多。王继恩,皇后,乃至天下万民。他还没有做好面对一切责难的准备,只能先找小周后旁敲侧击,暗搓搓打探李煜的情况。但是小周后看出赵光义的心思,东扯西扯,对夫君的一些事也是半说半藏,赵光义觉得自己不够了李煜,也不愿意学大哥那样强行下手。居然就这样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相安无事。

  端午过后,暑气渐浓,转眼到了中秋。中秋宫内大宴,遍邀群臣,李煜被赵光义私心加入了宴请的名单里。

  就算不能握在手心里,普通见见面也好啊。赵光义心想,鼻尖似乎又嗅到那日大雪纷飞里孤傲冷艳的味道。

  礼贤馆中,李煜将请柬轻飘飘掷在书桌边角,有些清冷的眉眼里满是淡漠。自从他与小周后冷战,已有几月。开始冷战也说不上,只是李煜不喜小周后的隐瞒,有意疏离,小周后伤了心,真的和李煜生分起来,每日只顾照料孩子,淡了夫妻之情。偏偏就是这时,赵光义停止宣召小周后入宫,不得不说很是讽刺。

  李煜挽回妻子无法,自然很仇视这破坏他们平静生活的大宋主宰。碍于身家性命,不得不虚与委蛇的日子李煜受够了。他早应在赵匡胤死去之时就也跟着死去,或者干脆更早,在受辱之初就去死,也好过如今苟活半年,夫妻离心,族人轻蔑。

  李煜不打算赴宴,想着群臣众多,也不会发现他这小小违命侯的去处。谁知中秋夜,宫里居然悄悄来了一顶小辇,接他去。李煜不得不去。上辇时,他想到很多,想到腊月被人从宫里半死不活地抬出来,又想到小周后被这小辇抬进宫。

  宫中很热闹。因为大宋的至尊似乎很重视此次中秋,亲自拟定了宴席宾客名单,还审阅了节目菜肴。皇后都有些惊讶于皇帝的兴奋,傍晚为赵光义解下绶带时还语笑嫣然道:“陛下今日怎么如此高兴?”赵光义但笑不语,只是嘱咐皇后晚上群臣尽兴,不用规矩太多。

  是夜,丹桂飘香,花好月圆。群臣皆至,赵光义姗姗来迟,发现他特意选的某个只有他能看见的角落里还没人,有点失望。王继恩低眉顺目,眼中闪过一道利光,恭谨上前:“陛下,违命侯已在路上。”赵光义这才略微开心,与一众臣子饮乐。

  李煜虽然曾在这宫里住过些日子,只是被囚禁于西楼,不能四处走动,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身处何地。宫殿冷清,烛火悠悠,四下寂静。李煜听周围没有人声,心下惶然,下了轿辇。

  “小公公?”李煜看见门外侍立一个人影,忍不住开口询问。那人果然回答,声音尖细:“侯爷请稍等些时候。”

  李煜听了以为皇帝等会就来,便安心跪坐在殿中。殿外明月如灯,隐约可闻丝竹乐器的声响。李煜不由得想起自己前些日子作的诗篇。“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心中酸涩。“不堪回首,月明中。”

  “啪啪啪。”安静的殿内忽然响起了突兀的掌声,惊得李煜瞬间回到现实。从阴影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李煜苦笑。“鼎臣,莫要笑话我了。”再多华丽精彩的诗词,也挡不住大军南下的铁蹄。他终究不再是南唐的皇帝。徐铉似乎也意识到了,沉默一时。“事成定局。我只是后悔,当初错杀潘佑、李平。”李煜现在也都明白了当年的情况,有了迟到的悔意。

  徐铉看出李煜的不自在,也不再提当年之事,旧时君臣二人开始平淡的闲谈问候。

  “鼎臣,是陛下叫你来的?”过了几盏茶功夫,李煜忍不住道。徐铉抬眼,颔首。“果然。”李煜坦然,有一种猜到事实的确定和失望。

  二人还要再说些什么,殿外突然喧闹起来,徐铉奇怪,就要起身去查看。刚走到门口,殿门便被猛地推开。为首的是个宫里有些地位的管事太监。他看了眼徐铉,向后面侍卫使了个眼色,便有人上前扣住徐铉膀臂。徐铉大惊。

  李煜发觉不对,忙站起来。管事太监见他,一甩袖子便道:“陛下密旨,违命侯李煜,赐牵机。”

  管事太监不理他:“陛下有令,你们敢不从?”说着,他身后的侍卫齐齐上前一步,其中有个侍卫手里托着一个小木盘。盘里一个小杯,杯中水光莹莹。

  管事太监眼中闪过慌张的神色,但外表仍然镇定。“侯爷莫不是糊涂了?此乃陛下密旨。自然是陛下派来的。”

  “假传圣旨,事后你们会怎么样呢?”李煜避开对幕后主使的指控,转而关心起这群想要杀他的人。太监两个,侍卫五个。“能在宫里做这么大的事,你们的主子真厉害。看来是非要我死了。”李煜缓缓上前几步,那刚刚还神气的管事太监被吓得倒退。“可你们与我有什么仇,要为我陪葬呢?”

  太监战战兢兢想要反驳,却知道他没说错。事后他们必定会成为替罪羔羊,第一个被杀。徐铉从刚刚剑拔弩张的紧急关头缓过神来,也知道不对了。

  徐铉怒视那些太监侍卫,意图用眼神阻止他们强迫李煜服毒。本以为李煜已经识破了他们的目的,必然不会再去喝那杯□□,谁知李煜一偏头,就拿起了酒杯。“罢了罢了,遂你们的愿。”看透了又如何呢?反正他这辈子,也算是活够了。

  在众人都没想到的情况下,李煜仰脖,干掉毒酒,那姿态充满了消极决绝的气势。

  李煜只觉喉管里划过热辣的酒液,在胃中燃烧。那热度透过骨血传进四肢百骸,仿佛是最烈的美酒,但很快,痛苦如浪潮席涌。李煜慢慢蹲下身体,尽量保持自己最后的尊严。可牵机之毒来势汹汹,李煜很快就蜷缩在地,感受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了。

  直到宴席快结束,赵光义没有等到李煜。发现不对劲后赵光义唤来王继恩,王继恩回答他李煜突发心悸,已经被送到礼贤馆休养了。赵光义大发雷霆,可天色过晚,也不能撇下宫中众人不顾去看李煜,只能强行按捺自己,想着明日再去。

  赵光义初闻这消息时,还未醒完昨日的酒。“朕,还未清醒。”赵光义摇摇头,不看来报的使者,皇后本来在为皇帝系上腰带,皇帝一转身,皇后不得不住手,退到一边,侍候穿衣洒扫的宫女都安静极了。

  “陛下!违命侯薨了!礼贤馆上下已经披白了!”那使者见状,以为皇帝不信他,着急忙慌又说了一遍。

  “住口!”赵光义突然暴起,呵斥使者。使者畏惧地跪下,不知道哪里拂了皇上的逆鳞。

  如此反常的表现映入皇后波澜不惊的眼中。皇后了然皇帝的心思,心底有些讽刺自己,对外叫那使者下去了,想私下劝慰皇帝。赵光义不领皇后的情,直道:“皇后去吧,让朕一个人静静。”皇后应诺。赵光义一个人独自坐在偌大的宫殿里,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最后却停在大哥死前,拼命抓住自己衣袖喊出的重光。他有那么多应该的牵挂,却独独将重光记得最深。

  “大哥,你如愿了。”你心爱的人,终于也是厌弃了这世俗。不知道你们二人地下是否会相见。

  赵光义想到这里有些窃喜和厌烦。喜的是李煜的心不在大哥身上,相反,他估计恨毒了大哥;烦的是他自己也没有得到,死亡斩断了一切爱恨纠葛。冷静下来的他想过动用一部分暗中的势力去查查李煜去世的事。冥冥之中,他感觉到这事不像表面呈现的那么简单。可右手抬到一半,又放下了。赵光义想到那情根深种的大哥,又想到那日大雪中,李煜对这宫廷的深深厌恶,还有自己,费尽心力谋得的位置。

  “陛下,该上朝了。”王继恩尖细的嗓音在殿门外响起。赵光义听见后,心底那份最后的怅然与情丝被深深掩藏。或许随着时间会淡去吧。

  李煜病故,在京城里没有掀起多大风浪。或许市井流言有谈及其失国失妻的过去,谈及陛下鸩杀李煜的秘闻,可大部分人听了这些以后都是不置可否。唯一称得上出奇的就是陛下对其葬礼的厚待。足足四月的丧事,还有吴王的追封。这位年少风流的亡国之君终于以不薄的哀荣在史书上留下一笔。

  太平兴国中,太宗诏侍臣撰吴王(按:李煜逝后封赠)神道碑,时有与徐铉争名而欲中伤之者,面奏曰:‘知吴王事迹,莫若徐铉为详’。太宗未悟,遂诏铉撰碑。铉遽请对而泣曰:‘臣旧事李煜,陛下容臣存故主之义,乃敢奉诏’,太宗始悟让者之意,许之。故铉之为碑,但推言历数有尽,天命有归而已。……太宗览读称叹,异日复得徐铉所撰吴王挽词三首,每对宰臣称铉之忠义。”——《东轩笔录》

  “其诗曰:倏忽千龄尽,冥茫万事空,青松洛阳陌,芳草建昌宫。道德遗文在,兴衰自古同。受恩无补报,反袂泣途穷。”“土德承馀烈,江南广旧恩。一朝人事变,千古信书存。衰挽周厚道,铬旌郑国门。此身员未死,寂寞已消魂。”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极速飞艇|极速飞艇app下载_Welcome